一条咸鱼

被愛妄想(續)

月亮上的垂釣者:

※被愛妄想(續),一目連x般若


※為各位示範何謂車禍現場,請給予熱烈掌聲(啪啪啪啪啪啪),R18慎


※私設、自我流、OOC




===




硬要般若表態的話,他認為他與一目連的關係像是飼主及寵物的關係,他是飼主,負責逗寵物歡心,如果寵物想要有個家遮風擋雨,那他這個飼主也只能勉為其難的帶著寵物留下。


這是為何於陰界裂縫之役後他跟一目連會待在這座位在土御門上的宅邸的原因,主要還是一目連傷的太重了。


先前在陰界深淵下太緊張了所以沒察覺,後來想想,在大天狗發動羽刃暴風的時候,一目連就已經趕到並用風盾護住他了對吧。


 


真是奇特的一個妖怪。總是那樣耐心,溫柔,從不趕他,又那麼包容。


 


 



 






 


 



 


 


般若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是他跟一目連先前從未見過面,無論是他容貌醜陋時,對方還是神明時,從來沒有,話說回來,就是見過了面他們的關係會有所改變嗎?他的過往會有所變動嗎?他受的心傷會消失嗎?般若坐在緣廊苦苦思索,雙腿垂在半空,輕輕搖晃。


庭院花草叢生,乍看一下雜亂無章,仔細一瞧卻又各自長的分庭抗禮,觀賞用的做一處、食用藥性的做一處。同時他身邊有個臥側的白衣人影,兩者之間隔著一壺清酒及兩枚酒盞,一名身穿十二單衣的妙齡女子執起酒壺,往酒盞各倒了一些清澈酒液,便又默默地退下。


 


「……如何?」白衣男子這樣說道,邊嚐了口清酒,他的雙頰有些暈紅,似是喝酒所致,眼角有些佻起,鮮紅的唇被酒水沾濕有著水光,令他看上去像隻狡詐狐狸。


 


「什麼如何?」般若半晌才回應,皺起眉,並非他反應遲鈍,而是任哪個長點智商的妖怪在陰陽師安倍晴明面前,都會像他這般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否則一不注意就被對方說話繞暈而賣掉自己後半餘生不自知啊!


 


「要不要乾脆和我簽訂契約,成為我的式神呢?」晴明直接了當的說出要求,一反往常的拐彎抹角,但因為他這次太過直率,反而令般若更加防備,懷疑其中勢必設有陷阱讓他往下跳。「你跟風神一起,你也知道一目連現在已是妖怪,失了信仰,無人供奉,總有一天將消失,他那樣驕傲強大的一個存在,可惜了。」


 


可惜什麼晴明並未繼續說,般若也不想知道,只是狠狠瞪著他。


晴明嘴角含笑回視。


 


般若並不想成為誰的式神,他必須是自由的,而那道溫柔的、無拘無束的風更該如此,可如若風總有一天將會消失──


 


他將腿屈了起來,下巴擱在膝蓋上,剛從走廊彎處走向這邊的妖狐見了他跟晴明的身影嚇得立刻掉頭,邊畫十字替般若默哀兩秒。


 


晴明又在拐妖了。


 


事實上在陰界裂縫之戰後,晴明將嬰孩還給他的父母,恰巧還是宮中有點勢力的貴族之子,失而復得的他們狂喜,直說要送晴明大禮表示感激,不想被煩的陰陽師於是將功勞全部堆到仍然在昏迷中的前風神身上。


 


……於是山中的風神神社就這樣默默地興建、或者該說重建起來了,貴族更讓人定時定點的供奉。但這一點,身在京中的般若是不會知道的,晴明也不會笨到在拐他當式神之前挑明這點。


 


空中忽然傳來紙張掀動的聲音,晴明與般若循聲望去,是隻紙鶴,般若覺得有些眼熟,正想去捉,晴明卻比他更快一步,那是他給八百比丘尼等人的傳訊工具。


 


「八百比丘尼說京外發現妖氣的蹤跡,請求支援。」看完後的晴明如此表示,慢吞吞地起身卻發現褲腳被般若踩住,對方滿臉怒氣。


「那隻、那隻紙鶴是你發的?你發給我的?」


 


晴明的裝傻卻難得沒騙過般若,這隻聰明又對人心敏感的妖怪更加推定事實,心晴不由得大好,蹦蹦跳跳哼歌往他處離去,晴明見了也被感染幾分笑意。


 


 


※※※


 


一目連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養傷的生活比他養老的日子更加無趣,身邊的龍也因般若說不能打擾病家而被趕走,讓他沒了搭話對象更覺寂寞……一想到那個身負鬼面的金髮少年,一目連眉眼就不由自主的彎了起來。


木製地板傳來物體踩動的咿呀聲響,來者走的小心,接著紙門被輕輕拉開,一目連側過頭,就和金髮少年對上視線。


 


般若的臉已經恢復到精緻可愛的程度,先前被陰界之風所傷的疤痕全數消失,再不見鬼面的可怖,不過無論般若面貌呈現何種模樣,一目連定會溫和表示那都是極好的。


神明有心嗎?


神明有情嗎?


神明不正該嚴厲無明嗎?


 


其他神的狀況一目連並不清楚,但就是他墮妖後,也依然愛管閒事,會盡力的去幫助他能幫助的事物,去回應眾生對自己的祈願,也許那就是他存在的全部意義。


 


妖怪會有心嗎?一目連先前還不清楚答案,不過那天他遇見被追殺的妖怪以後……


 


般若渾身狼狽,滿是傷痕,代表著強大妖力的金色雙眸凶狠的瞪視著眼前的妖異,眼角紅紋艷麗如龍膽花瓣怒放,般若永遠不會知道當時他的模樣是攫住了一目連所有目光。前有龍神後有追兵,再沒比這更慘的境地,般若當時不清楚對方意欲為何、也不知道對方其實不是什麼龍神而是前任風神,只是明明下一秒就要失去意識,也要強的擺出對戰姿態,不肯將疲憊顯露半分。


 


彷若惡中焰火張牙舞爪。




習慣了面對他人的祈求,一目連對於般若的『不祈求』倒是來了興趣,反正他也閒來無事,就這樣順手將追殺般若的虎妖趕走,還找來草藥替般若治傷。


 


 


他甚至不拒絕般若的靠近,就如同風織就成一張龐大無形的網,要將看中的獵物壟於其中,世說風神溫柔,他們都錯了。










車禍現場


好讀版完整版




fin


一些想說的話在噗浪



评论
热度(80)

© partialityhiroc_夏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