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奈亚合本文翻译】ときがすすむまえのこと

ときがすすむまえのこと

作者:笙子

Twitter:@shoko_hmtr

Pixiv:5277521

 

于时光流逝前

 

 

即使是清晨也太过安静了,房间里还很暗。现在几点了?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刚睡醒的亚特开始慢慢的思考起来。对亚特来说,不是被刺耳的闹钟吵醒真是久违了。冷静的观察着和平时不一样的光景,记忆开始复苏。对了、今天是休息日,那再继续睡个回笼觉也不错。但注意到奈斯正一脸安闲幸福的睡在自己身旁,而且自己正被他抱在怀里时,亚特的双眼瞬间清亮起来,大脑也完全清醒了。明明应该还没睡够的,但困意全都飞走了。

不在宿舍、不在奈斯他们家,也不在花街的旅馆。此刻两人正处于一间充满榻榻米气息的和室里。被子上、零乱的床单上、两人横卧着,如初生的婴儿一般蜷缩着拥在一起。忽略掉交.缠在一起的双腿轻轻动了一下,发现被.脱.掉的、和床单变得一样凌乱的浴衣被两人当成垫子压在了身下。虽然有些惊讶于现在这个过于杂乱的状况,但感觉还不坏。亚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       ※       ※

 

「亚特!这个月能修到假吗?」

夏日已过深秋将至的某天,奈斯突然跑到亚特的办公室里。还没等亚特开口,奈斯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怎么了、突然间」

「要不要一起去泡温泉?」

「温泉?」

「没错!箱根的温泉。最近亚特不是都很忙嘛,可以当作转换心情什么的」

奈斯还是老样子,直接将省略掉过程的唐突话题甩过来。不过亚特对此已经习惯了。正好,这个月的休假里应该有连休。亚特靠着脑海里的日历回想了一下,以防万一又拿出手机进行确认。果然和记忆中的一样,月末有两天的休假。

「月末的话有连休哦。不过,那是在『什么事件都不会发生』的前提下,所以旅行的话还是有点难。抱歉啊」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事件的情况下,无法断言不会有紧急出动。所以不能随意的和别人定下约定。但难得奈斯主动来邀请自己,所以想着至少应该告诉他原因,亚特在回答的同时道了歉。

「啊、刚刚大叔说了,那种事情的话不用在意」

「哎?加斯奎桑说的?」

「在他带我过来的时候问的。想着事先说明一下情况会比较好,就先问了大叔」

我们可不是连休假中的上司都要叫出来的不懂人情世故的无能部下啊——、大叔都这么说了哦。奈斯像不但恶作剧成功还被称赞了的小孩子一样对着亚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那住宿怎么办呢?」

「话说你那个表情,又不相信我有那个钱了吧?这么不相信我的钱包还真是困扰啊」

奈斯一脸得意的将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摸出两张纸故意在亚特面前晃了晃。

「……『住宿券』?」

「没错、在商店街摇奖时摇到的。而且还是个相当不错的地方哦!」

奈斯之所以能这么豪爽的原因,原来是这个吗。亚特想象了一下奈斯摇奖摇到住宿券时的样子,不由的微笑起来。奈斯的邀请让亚特感到了纯粹的开心。

「不过、邀请我真的好吗?」

回想起最近和奈斯组队的眼镜男和经常出现在奈斯身边的少女,亚特装作没有发觉自己有些发闷的胸口,问了出来。

「当然了。没关系啦,而且这是双人券。我就是想和亚特一起去,才来邀请你的……」

奈斯话说到最后变成了轻声的呢喃。耳朵也有些泛红。指尖挠着鼻梁上的胶布,嘟起了嘴。亚特看着摆出那副与少年年龄相符表情的奈斯,微笑着回答「抱歉、别闹别扭嘛」。

 

※    ※    ※

 

就和奈斯说的一样,不论是入住的旅店还是被安排的房间都很不错。房间很宽敞,只住两个人甚至会感到有些可惜。因为人不多,所以现在房间里的空气有些清冷。不过亚特一直被奈斯的体温温暖着,所以并没有感到寒冷。吸入的空气凉凉的,让亚特有些嘶哑的声带得到了缓解。

房间内只有奈斯的鼻息、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布料摩.擦时的声音,十分安静。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天应该还没亮。外面也还没有鸟鸣声。与此相对,从隔着玻璃窗的露台那里不停的传来水滴的声音。

这间房间里还配有露天的浴室。在刚走进这间房间的时候,奈斯还很兴奋的大叫着「好厉害——!等会儿一起洗吧!」结果后来在房间里吃了饭,到旅馆的楼顶泡了公共温泉,回到房间后又马上翻云覆雨了一番,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使用过。

 

为了不将奈斯吵醒,亚特小心地从奈斯的手腕中钻出来,坐起了身子。奈斯依旧睡得一脸天真无邪。亚特用指尖轻轻戳弄他的嘴唇,软软的触感令人心情愉悦。看他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亚特重新帮他盖好了被子。

亚特裸..着身子走向露台,拉开喀拉喀拉直响的拉门。天亮前清冷的空气瞬间包围过来,但对于身体还有些温热的亚特来说感觉刚刚好。不过要是让还睡着的奈斯着凉了就不好了,于是亚特赶紧走了出去关上了拉门。

用配有的木桶清洗身子后,慢慢踏进浴池。一次性温泉的水温不温不热,刚刚好。由于脸一直接触着冰冷的空气,让亚特不禁想要长时间泡下去。

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天边,日出的微光反射在云层上,呈现出梦幻般的景色。身体上虽然还残留着接受异物后的违和感和忘.情.交.合后的倦怠,但每种感觉都伴着浓浓的幸福。

亚特正背对着拉门眺望着远处的天空,忽然听到后面传来拉门喀拉喀拉被拉开的声音。转过身、便看到奈斯随意的披着浴衣靠在拉门上。

「早上好,奈斯」

「早、亚特」

两人简单的交换了晨间的问候。

「看、天空真美啊」

「我知道。刚刚躺着看了一分钟左右」

「那叫我一声不就好了」

「哎呀、真是绝景啊。美丽的天空和亚特色.气的颈脖。真想一直看下去」

「你到底在看哪里」

面对奈斯忠于欲.望的发言,亚特不禁掩嘴轻笑起来。昨晚、脖子上应该被印上了不少痕迹,本来还想责怪他的,现在都不忍心了。

「温泉、很舒服哦。奈斯也来吧」

「嗯!」

「啊、忘带浴巾了。可以帮我拿一下吗?应该在洗漱间里」

「知道了。我去找找」

啪、轻轻打了个响指。奈斯一边开玩笑般的做着发动minimum时的动作,一边跑去找浴巾了。

因为不是公共澡堂,所以可以不用顾及周围的目光一起泡温泉。其他房间的人应该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来露台,所以也没必要刻意去注意谈话的内容。一想到这点情绪就自然的高涨起来,行动也失去了余裕。虽然奈斯平时根本不会去在意他人,但亚特不一样。奈斯并不想做出会让注重节度的亚特不开心的行为。所以奈斯不由的为现在的好时机而雀跃。赶紧拿起两条白而厚实的浴巾,快步回到了露台。

「啊——、好舒服——」

奈斯哗啦哗啦的弄起水花踏入了浴池,全身放松的发出一声感叹。

「对吧?」

「亚特、来这边」

对面的奈斯招呼着亚特过去。亚特背对着奈斯挤进他的两腿间,将背靠在他的胸前。双手环上亚特平坦的小腹,奈斯一脸满足的锁住属于自己的人。将脸埋进亚特有些湿润的、如丝绢般细滑的发丝里,轻吸一口气,亚特的气息便溢满胸口。亚特笑着说好痒想将身子往前倾,奈斯收紧双臂不让他逃开。「你逃不掉的!」演戏般地说出台词,亚特也配合的一边回答「我投降!」一边老实了下来。回荡在露台上的两人的笑声和水花声散去,只剩下供水的声音轻震着两人的耳膜。

「奈斯、谢谢你能带我来这里」

「不用。只不过是刚好中了住宿券,而我又想和亚特一起来罢了」

「嗯、不过我真的很开心」

「疲劳都消除了吧?」

「嗯、不过好像又积起了另一种疲劳呢、因为某人」

「哎呀、抱歉啦」

奈斯勾起懒散的笑容,毫无诚意的道了歉。

「你根本就没觉得抱歉吧?」

「没那回事啦。我超认真的在反省哦!」

「嘛啊、就当你在反省吧」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亚特当然没有真的在责怪奈斯。奈斯也是知道这点,才进行这种游戏一般的对话的。亚特十分珍惜这段快乐的时光。

想要更靠近他。直到能听到对方心脏跳动的声音。两人明明已经如此紧密地靠在一起了,却还是忍不住贪心的遐想。

亚特回过头凑近奈斯,奈斯也察觉到了亚特的意图,轻啄般地吻上亚特的唇。这个吻并不激烈,但两人都很享受这件孩童时期绝不会做的事。喜欢这种保持着应有的清醒意志,单纯的享受对方嘴唇柔软感触的感觉。然而一开始只是互相轻咬双唇的嬉戏般的亲吻逐渐深入,两人的舌头开始纠缠起来变成了深.吻。供水声中开始混入两人唾液交.融的声音。

「那个、除了原谅我还有一个请求」

「什么?」

「还想、再做一次。在这里」

「……在这里的话、会感冒的所以不行」

「那、回房间!」

「今天、还要开车回去哦?」

「呜、我知道啊、不是还有时间嘛。……还是不行?」

奈斯从下方投来「恳求」的视线。亚特对此特别没有抵抗力。对于年下可爱恋人的任性要求,只要是自己能办到的,亚特都想尽量满足他。这种情况在两人成为恋人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简直就像烙印在脑海里一样,亚特虽然有些无奈但并不讨厌这样的自己。

「……等会儿还要开车,所以记得收敛点啊」

「太好了!那个、我会努力的」

经常禁不住诱惑的奈斯到底能多温柔的对待自己呢。亚特带着点自嘲的意味放弃般的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期待着和说出的话完全相反的发展,自己还真是无药可救。

「泡的有些晕了,回去吧?」

有些心神不定的奈斯听到亚特的建议后点点头,牵起他的手站了起来。刚离开温热的浴池,寒气便向两人袭去。

清晨的鸟鸣声开始响起。由于四面环山,光线还没有直接照射过来,不过应该已经开始日出了吧。柔和的微光早已铺满天际。

虽然已经是早上了,但两人接下来打算再睡个懒觉。怀着舒适的罪恶感回到房间,用白而厚实的浴巾擦拭身体。正在帮亚特擦着银白色头发的奈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开口说道。

「总觉得这个,有点像结婚仪式啊?像这样掀起新娘子白色的盖头,然后接吻」

看着一脸开心地说着的奈斯,亚特一瞬间惊愣住,又马上反应过来红着脸移开了视线。原本因为温泉的热气而微红的细嫩脸颊变得更红了。奈斯有时会很自然地说出这种令人害羞话。每次亚特都只能努力抑制住砰砰狂跳的心脏,被奈斯牵着走。

「亚特、转过这边来」

「干、干嘛?」

被叫到的亚特只好疑惑着又一次转向了奈斯。视线交汇后,双唇再次被占领。这次是不带有嬉闹的、极具攻击性却又不失温柔的绵长一吻。两人就这样再次倒回柔软的床单里。

 

※   ※   ※   

 

「亚特、帮我穿浴衣」

奈斯盘腿坐在蒲团上,单手拿着浴衣递给亚特。

「真是爱撒娇啊」

「对哦」

话音欢快得都能看到冒出来的桃心了。亚特听着奈斯的撒娇,帮他穿好了浴衣。亚特的浴衣虽然也是奈斯帮穿上的,但如果让奈斯系腰带的话会变得一团糟,所以腰带还是亚特自己系了。「天才」的奈斯几乎什么都会,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一些事情上却显得有些没用。不过这种不协调也很有奈斯的风格。

结果等两人再次醒来的时候,早餐的供应都已经结束了。考虑着至少把温泉彻底享受一遍的两人开始往大浴场走去。边走边讨论起今天接下来的行程。

「来都来了,不如我们去观光吧」

「那个、身体没问题吧?是不是有点勉强你了?」

「没问题的。难得来旅行一次,我们去玩吧」

亚特的话让奈斯的表情整个都明亮了起来。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嗯……。那、我们去杂志上说的老旅馆咖啡店吧。那里有拼木花样的蛋糕,我很感兴趣。而且那里的小卖部还有出售旅馆的包装咖喱哦,作为特产还不错吧?」

「哦、小初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就这么定啦,两人相视一笑。只有现在哦、亚特一边说着一边极少见的在室外牵起了奈斯的手。奈斯紧紧回握住亚特微凉的手,同时努力压制住脸上快要烧起来的温度。

两人肩并着肩,慢慢走过无人的长廊。

 

< 了>


评论(2)
热度(45)

© partialityhiroc_夏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