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怪盗×侦探」

 

 

「怪盗×侦探」

 

 

奈斯甩掉只是空有人数,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的追捕人员,站在和大宅邸同比例的宽敞屋顶上。

里面的人们也许都陷入骚乱中了吧,还没有一个人追出来。当然除去一个人。

屋顶上,因为高度和强风而压低身子的人,除了奈斯还有一个。

奈斯并没有惊讶。一开始就觉得能追自己追到这里的人,只有他。说是觉得,不如说是确信。

当然,之所以会这么觉得,除了他拥有每次都能到达离自己最近的地方的优秀的能力外,还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产生的,每次都不由自主的,在那群警员和被盗家主人请来的私人侦探中,寻找他身影的想法。

明明他最初只是那一大群人中的一员。

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变得能让他靠近自己靠近到这个距离。

伸手够不到,但即使不用大喊,在风中也能听到他的声音。

 

「今天也碰面了呢?美丽的侦探先生」

 

故意笑着向他搭话,看着他秀气的眉头皱起来。

 

「你什么时候才能停止使用那个戏弄人的称呼。」

 

满月的光辉洒在随风轻轻摆动的,颜色十分稀有的发丝上,那是只能用美丽来形用的画面,但他果然还是没有自觉。

一直都是这样。

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场合上,或者摆着什么样的表情,他一直都很美。

也许是因为他有着超越外表的美吧。

明明自己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可那真实的想法却一点都没有传达到他那里。

那样的话,

 

「那,美丽的侦探先生叫什么名字呢?」

 

本来名字什么的只要自己查一下就知道了。

但就是想问他。想听他亲口说,用他的话语。

 

「…要是你告诉我的话,我告诉你也可以哦」

「奈斯」

「…哎」

「我的名字。是奈斯。」

「…!」

「明明是自己问的干嘛那么吃惊啊」

 

被问到的奈斯苦笑了一下。

明明自己是被问到了才回答的。

 

「还真是,有余裕啊。你觉得光靠这个信息是绝对抓不到你的是吗。」

 

和头发同色系的瞳孔里燃起了愤怒。

果然,真的很美啊。

 

「没有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真是不会抓要点啊,默默在内心嘟囔着。

并没有把他当成笨蛋,也没有轻视他的实力。

只是想要被他叫名字罢了。用他那凛然的声音。

再说了,明明自己都把名字告诉他了,他却没有告诉自己。

稍微有些怄气地直直盯着他。

 

接着,同在屋顶上的他突然直起了身子。

蹲着的奈斯只能仰起头来看着他。很危险啊,这么想着不由的将自己的事情抛之脑后。

别人不小心摔下去了,又受了怎么样的伤,明明都和自己没关系的。

 

站直的他,一瞬间,闭上了双眼。

再次慢慢睁开的时候,刚刚的愤怒消失了,平静如湖面的瞳孔中,静静地倒映着奈斯的身影。

 

「我的名字是亚特。」

「!」

「明明是自己问的惊讶什么啊」

 

他微微笑了一下。

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不由得入了迷,大脑无法正常组织出语言。

 

那笑容如幻影般消失在下一个瞬间,接着亚特的声音像瞄准了自己一样,完全没有受到风的丝毫影响,直直传到自己耳边。

 

「奈斯、」

「!」

 

被叫了名字,一瞬间忘了呼吸。

明明只是,被叫了名字而已。

然后那寄宿着雷电般坚定意志的双眸,投来可以将自己击穿的眼神。

强烈的,鲜明的,有着令人炫目的力量。

 

「我一定会亲手,抓到你的。」

 

无法移开视线。

因为那过于耀眼的美。即使知道那会灼伤双眼。

 

被攻陷了,被夺走了,一瞬间一切都被他占有了。

那么轻易的,世界的颜色都被改变了。

 

「所以,你千万不要,被别人抓到啊?」

「你,是我的猎物。」

 

毫不掩饰的热情,嘴角边浮起的微笑。

嫣然。绚烂。

明明是听起来一点都不适合他的台词,却贴切的惊人。

 

呵,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

 

一次没忍住,干脆放声大笑了起来。

 

命运,什么的。

之前都嗤之以鼻的那个词,要是放在今晚说的话,也不是不能认同的。

 

命运的夜晚。

 

明明一开始,只是想稍微搭个话试试看的。

结果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也许从见到他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开始了也说不定。

 

搭话了之后才发现,对方意外的有些性急。意外的有些傲慢。意外的有些好战。

而且比预想中的,更加美丽。

 

原本以为,他虽如精心制作的玻璃人偶般,纤细精巧。

但也只是个美丽的容器,只是个美丽的人偶而已。

 

但是。

 

他的内涵,他那坚强的意志,才使他最终能成为了他。

如同那块被打碎、研磨后最终闪耀着美丽光辉的,世界上最坚固的宝石一般。

 

看着笑成那样的奈斯,亚特也不再生气。

只是那寄宿着静静燃烧着的火焰的双眸,一瞬都没有移开过。

 

奈斯压低帽沿,低下头将脸埋入阴影中。但即使这么做也无法将挂满笑容的嘴角藏起来吧。

 

啊啊,终于。

终于找到了。我的宝石。

 

被呼唤的名字。雷电般坚定锐利的瞳孔。

任何人都无法侵犯的,任何人都无法玷污的,那种意志。全部。

 

一定会夺过来给你看的。

 

「啊——啊。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

 

总算是勉强止住了大笑,调整了一下呼吸换成微笑。

即使看着亚特不自觉邹起的眉头,心情也很愉快。

虽然那是自己不能更真心的真心话,但看亚特的表情果然自己被当成笨蛋了吧。

 

「我一定会,来夺取的。」

「…不会让你得手的。」

 

轻佻的语调和严肃的语调交织成对话。

虽然听上去不太和谐,但却保持着一种绝妙的平衡。

 

奈斯唰地站起身来,注意到亚特下意识地摆出应对的架势。

趁他还没有完全调整好姿势之前,一瞬间缩短两人间的距离。

突然移动带起的风,将衣摆轻轻吹起。

 

「什…!?」

 

因为奈斯那瞬间移动般的动作,亚特惊得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凝视着倒映在亚特睁大的双眼里的自己的身影,奈斯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牵起了亚特的手。

 

像是对待高贵的公主一般。

奈斯深深地望进亚特的眼里,绅士地在牵起的纤细手指尖上,落下一个吻。

 

「我们下次再会吧。…我美丽的侦探先生。」

 

现在,还不是叫他名字的时候。

 

Chu,故意发出亲吻的声音,这时才终于反应过来的亚特马上挥开了手。

奈斯在那之前就快速往后一退,退到了比一开始还要更远的地方。

压住快要飞走的帽子看向亚特,他果然正狠狠地瞪着自己。

 

「你在做什么!」

「不要那么生气嘛。只是觉得,能被你这样的美人那么热烈的追逐真是无上的光荣啊。嘛啊,多谢款待?」

「别开玩笑了!」

 

笑着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后被骂了。

 

用词意外的有些粗暴啊。

默默将这点记在心上。

 

「虽然还有很多想聊的,不过还是放在下次吧。」

 

下面的人差不多也要开始骚动起来了。

一想到自己和亚特的对话会被别人打扰就觉得不爽,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亚特也是,虽然说要逮捕自己,但现在也没有缩短两人间的距离。

意思也是,今天就先到这里。

这样对双方都好。

 

这短短数分钟的交锋,也许一生都不会忘记吧。

 

一下子移动到屋檐边上的奈斯,保持着面向亚特的姿势向后一跃。

在亚特从自己的视野中消失的瞬间,看到了他有些焦急的脸,和不自觉伸出的手。

 

真是个老好人。

虽然这点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呼,微微扬起嘴角,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一口气远离那些喧闹的人群了。

努力控制住只要放松下来就想大笑的心情,飞跃着离开。

 

「我一定会抓到你的。一定会抓到你的,呐」

 

反复回味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的声音、眼睛、笑脸、意志、以及将自己迷住的一切。

一次又一次。

 

一定还会再见的吧,在那天到来之前。

 

抱着被侦探夺走的心,怪盗的身影消失在洒满月光的街道尽头。

 

呐,被追逐的,究竟是哪一方呢?

 

 

 

——END——


评论(2)
热度(60)

© partialityhiroc_夏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