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P站译文】【浜虎】【奈亚】

【P站小说翻译】【浜虎】【奈亚】


これを恋と呼ぶのでしょう。        by四季


原文请戳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385305#2     


※译者语死早、原作者文笔又很文艺、虽然我已经尽力了但可能还是会有没办法完全还原出来的地方。仅供娱乐、不介意的话请往下拉~


【奈亚】  这就是恋爱吧。


咔嚓。


感觉好久都没用过这把略重的钥匙了呢。


奈斯将这把、亚特为了能让他随时过来而微笑着给他的钥匙放进了口袋里。


然后慢慢打开了门。


虽然玄关放有亚特的鞋子、但是整个房间都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亚特~?我进来咯——」


房间里明明还开着灯、却没有人回答。


奈斯对此毫不在意、像在自家一样穿过了走廊、打开已经看习惯了的起居室的门。


宽阔的、像标准房一样毫无生活气息的起居室里、这个家的主人正躺在被孤零零地摆放着的沙发上。


「……果然。」


亚特将细长的身体整个埋入沙发中、睡着了。


还保持着只脱掉了西服外套、仍穿着白色衬衫的样子。


还系着的领带只是稍微被弄松了些、旁边的矮桌上堆满了凌乱的书籍。


奈斯大概猜到亚特光是走到这里就应经耗尽全力了。


亚特太过安静的睡颜、一眼看过去就像是已经死去了一样。


只有配合着呼吸而微微起伏的小腹、传达着他只是睡着了这个事实。


亚特和他联络说最近暂时没办法见面、也差不多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那之后甚至连联络都没办法取到、想着这次的不能见面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就到他家里来、看来果然是那样呢。


虽然对亚特的工作并不完全了解、但是既然亚特已经回到家里来了、也就是説至少暂时告一段落了吧。


虽然连着几天昼夜不停地工作后、终于回到了不知道几天没回的家里。


结果还没走到卧室、刚一躺上沙发、就马上睡着了。


西服的上衣掉在了地上。


如果是平时的亚特的话、这简直是完全没办法想象的马虎的事情。


奈斯环视了一下这个大的过分的房间的周围。


房间还是一如既往被收拾得很干净整洁、不过这个房间的东西本来就很少、根本不会变得多脏乱。


书被凌乱的摆放在那里也是常有的事、应该说根本就没有不乱放在那里的时候。


所以这反而彰显着亚特到底有多不常回家这个事实。


深吸了一口气、奈斯在沙发旁边坐了下来。


稍微撩起睡得正熟的亚特的前鬓后、那张比平时更加苍白的脸露了出来。


亚特的脸本来就很白、今天更是接近青色的苍白、完全没有血色。


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投射出一片浅浅的阴影。


一副看起来十分困倦的样子、眯着双眼。


奈斯用手指轻轻地描绘那片阴影的时候、亚特好像有点痒的样子微微动了一下头。


原以为把亚特弄醒了、瞬间摆好姿势的奈斯发现、像在说「就那样保持着别动!」一样、亚特把奈斯的手压在脸下、又睡了过去。


奈斯呆呆地看着这个发展、然后亚特像是要感受体温一样用脸蹭了蹭他的手。


看着这种完全像小孩子一样的行为、奈斯不由的小声笑了出来。


惹人怜爱、之类的。


有一天自己也会想念一个人之类的。


那种事情、竟然有一天也会发生在他身上之类的。


在亚特成为自己最重要的人之前、自己确实是、一直超然的活着。


超然的、泰然的。


不管对待谁态度都一样。


就像是孤身一人待在河中的沙洲里、只是平静的看着周围事物的走走停停。


就像自己不是作为一个人类而存在一样。


但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亚特、会将奈斯看做【人类】。


像对待人类一样与他交往。


然后自己竟然很高兴、之类的。


而且亚特原本就是对人的气息十分敏感的人。


现在也是、如果不是奈斯的话、只是光有人进入房间也许亚特就已经醒了吧。


不管睡得有多深。


不管有多疲惫。


这是只有对方是奈斯才会出现的情况、现在的亚特只是稍微有些小动静的话是不会醒的。


被触碰也不会、被呼唤也不会。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在内心的深处、在连亚特自己都不知道的意识的深处保存着、奈斯是唯一一个被亚特允许这么做的人。


而且、自己暗暗对此抱有多大的优越感这一点、亚特一定不知道吧。


一定连想都没有想过吧。


亚特不管什么时候、都觉得是自己喜欢着奈斯。


不如说奈斯之所以会待在自己身边、只是一时兴起、不管什么时候离开自己都不奇怪、自己给自己加上了一把锁。


然后一直深信不疑。


对亚特来说、奈斯是一个完美的、超然的存在。现在也是一样。


但是在亚特面前的自己、竟然那么的像人类。


明明自己像现在这样、连要不要移动贴着亚特脸颊的手都在犹豫、这样珍视着亚特。


明明自己像现在这样、会因为一个月都见不到而感到不满、不管什么时候心里都想着亚特。


只是能看到亚特的身影、就已经这么的喜悦。


但是、就算那样也没有关系。


奈斯并不想强行改变亚特对他的认识。


只要今后再慢慢地了解就好。


反正、奈斯是绝对不会允许亚特离开自己的。


亚特的、那种、一边拼尽全力控制自己的羡慕之心和妒忌之心一边不断的前进、比任何人都更像人类的所有一切、都牢牢的抓住了奈斯的心、使他无法离开。


正因为亚特拥有比任何人都更像『人类』的心、所以奈斯才会被他深深地吸引。


不想将他交给任何人。


啊啊真是的、我为什么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了啊。


因为觉得太过有趣、奈斯控制不住地轻笑了出来。


为什么、完全陷入沉思了啊。


事到如今才发觉、一个月、还真是意外的长啊。


竟然会让自己变得这么焦急。


「那么、接下来」


既然已经欣赏够亚特的睡颜、也差不多该叫他起来了。


再说即使在这种地方睡觉、疲劳也没办法得到缓解吧。


空阔的房间泛着丝丝寒意、在什么都没盖的情况下睡着的话确实会感冒呢。


虽然也可以就这样将睡着的亚特抱到卧室里、但难得自己都过来了、想要和亚特说话。


想看他的眼睛、想听他的声音。


想触碰他。


因为已经自觉到自己焦躁的心情、现在这种想法变得更加的迫切了。


发现自己现在比起担心亚特、更想要忠实于自己的欲望、不由的笑了出来。


这不就没办法笑亚特的行为像小孩子了吗。


毕竟自己的这种行为更像个任性的孩子。


完全不知道谦让别人。


嘛啊这也没办法。


只是单纯因为想要那么做、就那么做了。


「都怪你之前不来陪我哦、亚特」


推卸完责任后、为了压上现在还在睡的亚特、奈斯爬上了沙发。


睡美人啊。


起床时间到了哦。


王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脑海里浮现出这些笨蛋一样的台词。


动了一下抚在亚特脸上的手、将亚特的脸仰面抬起。


双手捧起那张小巧的脸蛋、轻轻的吻上那双有些干燥的唇。


舔舐、重合、轻咬、再舔舐。


一直这么重复着、压制住因为被打扰到而想要躲开的亚特、继续亲吻。


亚特因为呼吸困难而微微张开了嘴、奈斯的舌头趁机长驱直入、进行更深的掠夺。


「……唔、呼……」


亚特发出了细小的呻吟、奈斯一惊、抖了一下。


不要起来啊、虽然这么想着、奈斯还是将舌头深入了更深的地方。


要是亚特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咬下来怎么办、虽然这个悬念现在才冒出来、嘛啊怎么都无所谓啦。


一旦开始触碰、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就这样保持着双唇交叠的距离、


奈斯看到亚特长长的睫毛震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时隔一个月、奈斯在近的过分的距离下、再次看到了映在亚特眼中的自己。


光是那样、心脏就已经被幸福充满了。


不过、还想要更多。


chu、奈斯故意发出声音地吸了一下、原本还是半睡半醒状态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奈……!?」


即使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亚特还是认出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是奈斯。


虽然一瞬间奈斯暂时离开了亚特的双唇、但在亚特想要叫奈斯名字而张开嘴大口呼吸时、奈斯又开始了新一轮更激烈的略夺。


等一下、虽然想要这么说但没办法说出来的亚特、开始一边用自由的双手推奈斯的胸口一边啪嗒啪嗒的捶打、但可能是刚睡醒完全没有用力。


虽然双脚也在动、但好像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好好动的样子、只是像滑到了一样在沙发上蹬来蹬去。


亚特挣扎的样子就像落入蜘蛛网里的蝴蝶一样、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只会起到煽动奈斯的作用。


「嗯嗯……、奈、斯……!」


缠住那想要逃跑的舌头、更深更深地、全部掠夺。


听到混杂在含糊而细小的喘息声中的自己的名字、奈斯微微的抖了一下。


亚特拼命想要咽下混杂在一起的快要流下来的唾液、动了一下喉咙。


从交合的双唇中感觉到这个动作的奈斯、终于放开了亚特的双唇。


在给亚特喘息时间的同时、奈斯伸出舌头将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还挂在亚特嘴角的唾液给舔掉了、结果亚特又抖了一下。


「唔……奈斯!」


「醒了吗?亚特」


亚特原本苍白的脸色刷的变红了。


湿润的双眸视线摇晃着。


看着这样的亚特、奈斯十分满足。


不过虽然知道自己精神上满足了、但更知道自己生理上的饥渴。

  


也许是因为还没习惯这种这么像人类的感情、所以自己在感情方面才会变得那么迟钝吧。


所以才会毫不在乎上升的紧张感。


因为一个月不见、现在情绪更加高涨起来了、没办法停止微笑。


并没有注意到奈斯的异样、亚特一个人陷入了混乱中。


「为、为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


虽然奈斯的双唇暂时离开了、但是亚特还是没办法直视近在眼前的奈斯、只是红着脸、视线到处飘。


虽然是无意识的、但亚特用细长的手指抚摸刚被吻过的双唇的这个动作、又煽动了奈斯。


自己到底是有多饥渴啊。


「我也是刚刚才来的。然后、难得我特地过来看你就试着把你叫起来了」


「就、就不能普通的叫醒我吗!」


不忍心看着一脸问号的亚特、奈斯老实回答之后、却被还在混乱中的亚特骂了。


「用吻唤醒睡美人是基本的礼仪吧?」


「睡睡睡睡美人什么的……!」


啊、脸更红了。


亚特陷入了平时的话绝对无法想象的混乱中。


因为脸红到耳根的亚特太可爱了、奈斯不由的笑了出来。


听到奈斯的笑声、还呆着的亚特终于将身体放松了下来。


深深地吸了口气、亚特怨念的看向奈斯。


「不要戏弄我啊……」


虽然被那样看着、但因为亚特脸实在太红了所以完全没有迫力。


「我并没有在戏弄你啊?」


奈斯终于收起了笑意、像要安慰亚特一样将他的前鬓捋起、在光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怎、怎么了?今天……」


「嗯?」


「总、总觉得今天的你和平时有点不一样……」


可能是奈斯那种想要撒娇的心情、完全表露在态度里了、所以亚特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


而且在这种过近的距离下根本没办法继续说话、亚特更加没办法冷静了。


视线也一直在乱飘、声音也带着微微的颤抖。


「还不是因为某个警察大人、一个月都没有来陪我」


故意笑着报告之后、亚特又呆呆的看了过来。


完全没有要冷却下来的意思的脸还是通红着。


「你很想我吗……?」


顺着这不小心发出来的声音、奈斯深深地看进亚特的眼里、回答道。


「当然啦。」


那个时候的亚特的表情、一定即使到很久以后、还是会不时出现在奈斯脑海里的吧。


一度睁大的眼里、溢满了藏不住的喜悦。


亚特像是在害羞、又像是在品味喜悦一般、笑了。


像花盛开一样、这个形容词、形容的一定就是这样的画面吧。


奈斯竟然开始思考这种一点都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


亚特一定还以为想要见面什么的、是只有他自己才会想的事吧。


他们真的、原来那么不了解对方啊。


因为互相不了解的地方太多了、甚至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明。


而且今后、一定还会有很多分歧、会有很多意见不一致的地方吧。


但是、今后连那些琐碎的小事、也会一并告诉对方的吧。


毕竟、像现在的彼此这样、光是在一起就已经能看到幸福的形状了、这样的伴侣世界上一定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这一点对两人来说一定都是一样的。


被亚特的笑容牵引、奈斯也露出了相似的笑容。


像是被亚特的笑容吸引了一般、奈斯再次凑近亚特的嘴唇。


就在两人的双唇快要重合的时候。


「……、你在干嘛。」


「等、等一下!暂时!你先暂时离开一下!!」


噗、和奈斯的嘴唇接触的是亚特的手掌。


奈斯不由的发出不开心的声音、回应他的是亚特一脸必死的表情。


确实亚特一直都被奈斯压在身下呢。


「才不要」


要求被轻易的驳回后、虽然亚特顶回来的力道很小、但手却没有落空。


「我们先冷静一下吧!呐!」


「不要、而且我已经冷静下来了、不要。」


「唔、奈斯!」


「亚特。」


奈斯抓住亚特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只是那样、亚特就安静下来了。


「……你讨厌这样吗?」


被奈斯直直凝视着的亚特、以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屏住了呼吸。


「……并不是讨厌、」


「那不就没问题了吗」


「不不不不!所以说了等一下啊!」


奈斯刚解开亚特白衬衫的扣子准备俯下身的时候、亚特拼命拉住了衣服。


「洗澡!」


「……哈?」


面对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单词、就连奈斯也不得不暂时停下了动作。


亚特整个脸都红透了、他低下头、用小声的快要消失掉的声音说道。


「昨天、没有时间洗、今天也还没……」


原来是这样。终于知道亚特想要说什么了。但是。


「我不在意的哦?」


「~~我会在意啊!!」


在亚特脖子附近这么告诉他后、就等到了如上回答。


直接在耳边听到的话确实会很吵。


「啊——真是的、我知道啦」


奈斯一边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边离开了亚特的身体。


顺便拉住亚特的手腕让他坐起来。


终于能正常的坐在沙发上了、亚特毫不掩饰的松了一口气。


因为那个反应太有趣了、奈斯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我知道了。要洗澡是吧。」


「唔、嗯」


拼命地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的亚特点点头。


嘛啊、不能让他那么简单的就平静下来啊。


「既然都来了、我们就一起洗吧」


「哎、哎!?」


「反正你看起来也很累了的样子、我来帮你洗吧」


奈斯笑着那么说后、亚特开始用尽全力的摇头。


「我自己能洗!」


「不用跟我客气啦」


「并没有!」


对着全身都在拒绝的亚特、奈斯故意叹了口气、然后将手臂靠在沙发背上。


「真是的——、亚特真是任性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


「不……」


「真是没办法、那就给你选项你自己选好了。」


奈斯故意温柔的、微笑着。


看着奈斯那可疑的笑容、亚特的脸抽搐了一下。


「和我一起洗澡、或者就这样让我碰、你选哪一个?」


亚特一脸哑然的表情看向奈斯。


「没有别的选择哦」


奈斯笑得一脸灿烂的断了亚特所有的后路、亚特只能捂着脸低下了头。


「其实你乐在其中吧……」


那个颤抖着的、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双手的缝隙中怨恨般的响起。


听着那个闹别扭般的声音、奈斯不由的大声笑了出来。


啊啊真的、这一切都太令人开心了。


「来、你要选哪个?我亲爱的公主?」


奈斯故意这么问道、然后向亚特伸出了手。


亚特将手放到奈斯的手上、用蚊子鸣叫般的声音回答了、亚特到底回答了什么呢。


那个就当做是只有奈斯才知道的秘密吧。


——END——



评论(4)
热度(33)

© partialityhiroc_夏暮 | Powered by LOFTER